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 行业动态

  • 通知公告

  • 下载中心

0451-88108222

地 址: 松北区浦北大街288号

邮 箱: djjtwlb@163.com

邮 编: 150018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公司动态

不求控股权的双“诚”记

今年下半年,《黑龙江和内蒙古东北部地区沿边开发开放规划》获国务院批准。《规划》明确了把黑龙江和内蒙古东北部地区作为我国沿边开放新高地、我国面向俄罗斯及东北亚开放的重要枢纽站、我国沿边重要经济增长区域等战略定位。

哈尔滨东金集团与白俄罗斯的合作模式,已成为龙江谋求对外合作路途中的一个成功典范。今日起,本报试图从合作理念、合作效应、合作企业的“发散能量”等三个方面剖析东金集团与白俄罗斯企业的合作模式,为正在实施的沿边开发开放提供可借鉴的路径。

71岁的亚历山大再过一个月将返回白俄罗斯。但他对异国土地上的这些工厂有些不舍,“我看着它们一步步成长起来,就像我自己的孩子。”

在位于松北区浦北大街的东金明斯克公司和东金戈梅利公司,近4年来像亚历山大一样在此工作的白俄罗斯农机技术和工程人员有100多人,占企业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

“他们把工厂的发展当作自己的事业,对于合资工厂所需的技术和人才全方位开放。”东金集团董事长张大君认为,3年多时间里,东金在中国农机生产领域,由名不见经传一跃成为大型高端农机制造商,并具备了可与世界农机巨头抢市场的实力,这一切源于哈白双方建立在利益均衡基础上的互信合作。

50%股权下的合作诚意

2009年夏天,时任白俄罗斯驻华大使的托吉克率经贸代表团参加第20届哈洽会,其重要议题是与黑龙江开展农机贸易。会上,我省相关领导很快与白俄罗斯方就农机领域的合作达成共识。

白俄罗斯是农业机械生产大国,前苏联时期的大型机械装备制造主要集中于此,其农机生产、科研能力都处于************地位。其中,戈梅利农业机械生产联合体是独联体境内制造农业机械的******生产厂家,明斯克拖拉机厂在业内实力位居世界第三,这两家白俄罗斯老牌国有企业从事农机生产均超过半个世纪。

作为省内合作推荐企业,东金集团开始与白俄罗斯企业接触,希望引进对方大型农机生产技术。张大君明白,在戈梅利农业机械生产联合体这样员工数万人、产品销往全世界的大厂面前,东金公司还太小。而且,大型农机制造技术含量很高,国内相关制造技术和基础几乎为零。在这种情况下,争取与白俄罗斯方的合作,合作方式很重要。

“通常,合资公司在中国就应该中方控股,但我提出放弃控股权,双方股权各占50%,这在中外合资企业中很少见。”张大君解释,因为从白方来讲,哪怕中方持51%股份,也会认为公司是你的,只有股权平等,才算是共同经营。他又进一步提出,合资企业在哈厂房、设备等投资全部由东金提供,供合资企业无偿使用,企业在中国的生产流动资金、市场和售后也由东金负责。

如此捧出合作诚意的同时,东金也提出了一个双方合作的关键问题,“你们能负责什么?”

在全世界有20多家合资工厂的白俄罗斯方,从没见过“这么愿意付出的”。考虑一天后答复,“我们负责技术和人才”——这,正是中方所需。

当年12月14日,东金戈梅利公司落户哈市松北区,主营大型青贮收获机和玉米收获机生产。这是白俄罗斯在中国的第一个有实质性投资的合作项目。随后的2010年,东金集团又以同样对等股权的方式,与白俄罗斯明斯克拖拉机制造厂签约成立合资公司,从事大马力拖拉机生产。

在中国,中外合资的制造企业有很多,但对许多中方企业来说,所谓合作最多只是边缘部分让你参与组装一下,核心内容很难参与,掌握相关技术只能是奢望。

而2009年、2010年在哈成立的这两家中白合资公司,走出了一条有借鉴意义的合资合作发展路径。

“我的工厂我有责”

中白“企业共有、利益均享”的合作模式,换来的是东金合资公司对白俄罗斯技术与人才的全盘吸收。

“因为股权平等,他们把这个企业当成是自己的,对合资企业的支持全心全意。”张大君说,东金明斯克公司和东金戈梅利公司两家合资企 业的发展,几乎是上个世纪建国初期前苏联援华的翻版。

建厂之初,白俄罗斯两家合作工厂把玉米联合收割机等的生产、设计相关技术资料汇集后,用一个集装箱发过来,东金公司的翻译人员耗时半年才翻译完。

每年,依据合资工厂的生产、销售周期,白俄罗斯方会分批次向哈尔滨派驻从一线生产技师到技术工程师,再到售后技术支持人员等各岗位的专业技术人员。在生产旺季,白俄罗斯方派驻两个合资工厂的专家技术团队达100多人,数量超过两个工厂人数的三分之一。步入车间和厂区,刹那间有种到了外国的错觉。

张大君坦言,只要是合资工厂需要的人才和技术,白俄罗斯合作方都会源源不断地输送。这其中包括白俄罗斯国家工程院院士,以及亚历山大这样国宝级的技术专家——他已在白俄罗斯工厂工作50多年,熟悉这些先进机械装备生产的各个环节。在哈合资工厂建厂伊始,亚历山大即被派来担任总工程师护航企业生产至今。

因为在哈合资公司“是自己的”,白俄罗斯方还承担驻哈员工的工资、住宿和来往路费支出。而且,派驻人员还“入乡随俗”,把沿袭多年的工作制度和生活习惯向中方靠拢:在中国农民的收获旺季,坚持“休假权利神圣不可侵犯”的这些欧洲人,可以连续两个月加班不休周末;在生产高峰时会主动提出加班,把联合收割机的日产量由8台增至15台。

两年迈入中国高端农机市场

两年间,东金集团由一个原本只生产一般农机具并代理拖拉机的业内小企业,一跃成为中国高端大型农机制造商。

2011年6月16日,东金戈梅利、东金明斯克公司生产的首台(套)220马力高档大马力拖拉机、大型青贮收割机和自走式玉米收获机在松北区现代农机装备产业园正式下线。这种具有中国北方******进水平的大型农机开始批量生产。

东金大型农机在填补国内高端农机装备市场空白的同时,也把中国农机性能带入一个新水平:在国内大型拖拉机还止步于180马力时,东金明斯克拖拉机的功率已达到212马力,打破了大型农机进口品牌一统天下的局面;在国内同类机械全靠机械驱动的情况下,东金戈梅利玉米联合收割机采用更为节能高效的液压驱动技术……由此,国产现代化农业机械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东金的产品和售后服务价格比国外同类产品低30%至40%,出色的性价比让东金迈入广阔的市场。

“对农户和农场来说,他们更关心这些机械的性能好不好,用起来给不给力。”东金集团销售部经理于中海不久前做产品回访时发现,呼兰区金山农机合作社第一年买了5台戈梅利玉米收获机,第二年猛购15台联合收割机,今年又增购了10台。

张大君说,如今他们的竞争对手已不是国内“前辈”,而是世界农机巨头。他的企业目标是,2014年至2016年,成长为中国大型农机龙头企业,与世界农机商抗衡;2017年至2020年,通过技术和规模发展替代进口农机,带动百亿元产值农机产业集群效应。

眼下,东金两家合资公司引入的白俄罗斯******型玉米脱粒机、马铃薯收获机正在进行本地化实验。今后,将有更多具有************水平的白俄罗斯农机在哈实现本土化生产。

上一篇:哈尔滨东金农业装备集团发展启示

下一篇:“深耕”黑土地的快捷键

版权所有:东金沃尔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1998-2012 HRBDJ.COM.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09027135号-1

电话:0451-87169222   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浦北大街288号